这几年随着12306网站和App的上线

2019-01-10 13:08

  最可能的原因是第三方购票软件更懂得用户的需求。我在微博上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到12306买火车票,而是要跑到其他网站/App买? ”答案五花八门,我选择几条有代表性的来回答。比如有人认为“别的网站自动刷票抢票功能好用”,“因为抢不到,8点开售瞬间就没了“,“12306不允许有付费代抢功能。”“因为我怎么都输不对验证码(ˉ▽ ̄~) 啊,各种难用啊。”如果把这些回答总结一下,那就是12306满足不了用户的需要,无论是服务还是价格,于是这就给市场上众多的第三方公司提供了机会。
 
  其实,对于市场上绝大多数的第三方公司来说,买火车票其实并不是一个赚钱的生意,而是一个完全的成本中心,除非用户提出了“抢票”等功能后才需要收取一定的费用,甚至抢票不成功也不需要收费。为什么这些公司愿意提供这种服务?这些公司可以对原有业务进行整合,更好地为自己的用户提供更有价值的增值服务,比如包括携程在内的不少OTA都推出了高铁旅游服务。第二是因为有流量,不满意12306服务的用户数量庞大,如果能把这些用户和原有的业务结合起来就会提供很好的增值服务,最为典型的就是高铁管家,这样一家原本默默无闻的公司,居然也从购买高铁票拓展到机票、酒店等领域,开始向OTA迈进。
 
  换句话说,12306铁路购票系统远远满足不了用户的需求,于是自然就有其他机构来满足这个需求。也正是如此,解决买火车票难的问题不应该是消灭第三方购票软件,而是应该发展和壮大第三方购票软件,从而满足用户的多元化需要。
 
         这个论断也解释了为什么航空业的市场广度远高于铁路,那就是航空业更加开放,市场主体更加多元。
 
  《中间人经济》一书还引用了美国西北大学丹尼尔·史普博教授在《市场微观结构:中介和厂商理论》(Market Microstructure: Intermediaries and the Theory of the Firm)中的一个数据,1999年美国的中间人经济已经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5%。而在2010年,这一数字已经达到34%。非常有意思的是,我在微博上做了一个调查,“你买火车票是用12306吗?”截至本文结束时共有1200人回答,其中选择“不是”的共有399人,约占33.3%。这个数字倒是和美国中间人经济在GDP中所占的比重相当。
 
  现在回到候补票和抢票软件的争议上来,我的看法是,我们要允许市场存在众多的提供购买火车票服务的机构,也不管它们提供的服务是收费的还是付费的,关键是要有竞争,只有竞争才能让广大用户受益,而所有旨在减少用户选择的措施都是不利于消费者的。这几年随着12306网站和App的上线,广大用户的买票体验提升了不少——绝大多数人再也不需要在凛冽的寒风中排长队购买火车票了,只需要在电脑或者手机端输入相关信息就能够获得一张车票。尽管如此,春运的客流量实在太大了,很多热门线路的供给还是满足不了需求。用铁总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候的话来说就是:春运期间旅客集中出行时段、能力紧张方向和紧张区段,仍难以满足购票需求,还需发挥综合交通运输方式的作用,即将推出的候补购票服务试点就是铁路部门根据春运特点进行的、改善旅客购票体验的创新措施之一。
 
  所谓的“候补购票服务”是指旅客通过12306网站或手机客户端购票,如遇所需车次、席别无票时,可按日期、车次、席别提交购票需求,并在预付票款后,售票系统自动安排网上排队候补。当对应的车次、席别因退票、改签等业务产生可供发售的车票时,系统自动兑现车票,并将购票结果通知旅客。有意思的是,铁总的候补票服务并未在全网提供,而是先进行试点,进行候补购票服务试点的节前车次为,北京、沪宁杭、广东地区始发,终到四川、重庆地区的所有列车;节后车次为,四川、重庆地区始发,终到北京、沪宁杭、广东地区的所有列车。四川、重庆是中国重要的劳务输出地,而北京、沪宁杭和广东则是劳务输入地,铁总选择这几个地方作为候补票的适用范围,确实是用心良苦。
 
  在铁总推出候补票制度之前,很多用户是通过第三方公司提供的“抢票软件”来获得热门线路的火车票。“抢票软件”是在12306网站上线之后出现的新生事物,它的工作原理极其简单:那就是网站在获得个人用户同意后输入相关信息模拟个人购票流程,减少订票各流程的时间,不间断地刷票,同时进行路径优化,寻找最合理的购票方案。打个不恰当的比喻,抢票软件就相当于股市中的高频交易,而一般人登录App购买火车票就是属于用一般的软件买卖股票。抢票软件之所以可能比你自己手工下单更快,很重要的原因是它一直不间断地在12306上刷票,这是人工手动刷票永远比不了的。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所有的抢票软件只是增加成功几率,并不能保证100%得到票,原因就在于供给不够。
 
  抢票软件的出现,确实解决了不少人的购票难问题,盯着屏幕买票耗费的时间不好说也正是如此,尽管很多人对此颇有非议,但是舆论对它也足够宽容:毕竟是解决了不少人的买票问题,时时盯着屏幕买票实在太难受了。但是今年候补票甫一上线,社交媒体上就出现了很多声音:为什么铁总推出的候补票不要钱,而很多第三方提供的抢票软件却需要收费?也正是如此,此前曾有人撰文说“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被抢票软件‘褥羊毛’了”。言下之意就是,只要用了候补票功能,那么就不需要用抢票软件了。
 
  候补票功能的推出,确实解决了一部分用户的需求,但是这些用户实在是极少数,候补票服务绝没有那些文章中说的那么大,首先是因为目前候补票还只是适用于极少数线路,对于绝大多数线路来说并不存在这个功能。其次,这两个功能并不是替代关系,因为候补票功能只能是在车票全部售罄的情况下使用,而抢票软件则是在没有售罄的情况下也可以使用,它只是帮助用户更快地锁定车票而已。再次,用了候补票功能未必真的能够候补成功,因为供小于求,并不是所有的候补票都能候补转正成功拿到火车票。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候补票实施的是预付费,这意味着不管你有没有买到票,用户都需要事先给12306支付票款,只有到特定时间,如订单截止兑现时间时,才会将没有预订成功的款项返回相关账户。甚至在极为特殊的情况下,候补票功能还有可能会败给抢票软件,原因就在于候补票有着最晚时间的限制,而第三方抢票软件并没有这个限制。
 
  从这个角度来看,候补票功能对于缓解春运客运买票难的意义不大,因为它并没有增加新的供给。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候补票让分散在第三方平台上的抢票功能回到12306网站,也是一种进步,因为第三方软件存在着诸如个人数据泄露等风险,而候补票功能的推出,则会大幅度降低这种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