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并后第一年的业绩压力会迫使中国管理者退出

2019-01-10 10:58

  关于之后分拆联想业务,成立联想控股,柳传志解释称,他在上世纪80-90年代亲眼看到了大量电脑行业企业的死亡。在平衡创新和生存方面,通过投资加深基础是当时所采取的办法。
 
  除此之外,柳传志也表示,此举也确保了日后联想集团能够成功并购IBM PC业务。在股份制改革完成后,员工股份占比35%,是公司最大的股东。由于股票分红远高于工资,员工极有可能否决并购。柳传志说,当时他承诺,会用联想控股的投资业务的利润补贴分红的损失,在说服员工同意并购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杨元庆是合格CEO IBM业务整合走了大弯路
 
  在宣讲中,柳传志也对杨元庆的工作能力进行了充分肯定。他表示,在上世纪90年代,国际电脑品牌带来的市场冲击下,联想进行了组织架构和业务模式改造,选择杨元庆担任电脑事业部总经理,此后联想电脑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开始飞速发展。
 
  他举例介绍了1999年-2000年,联想在中国市场份额从17.1%跃升到26.3%这段期间的经历。柳传志总结认为,当时联想在产品、宣传和供给上,都根据市场需求进行了充分的准备。
 
  在产品方面,联想根据第一波互联网浪潮,在当时的电脑上开发了“一键上网”功能,降低了中国早期互联网用户使用网络的门槛。同时,在信息渠道尚不发达的环境中,公司在全国300多个城市进行了巡展,实地为用户进行讲解。此外,联想也预备好了强大的售后维修力量和货源。
 
  柳传志认为,用企业的方式来做科技成果产业化,瞄准市场需求是这一阶段取得成功的原因。这种面向需求的经验,最早来自于1986年,联想研发4型汉卡的过程。当时由于过于注重技术指标,忽略了客户的需求,导致4型汉卡丢失了相当的市场份额。
 
  2016年,迟宇宙发文,根据并购IBM PC业务后,杨元庆担任联想集团董事长期间出现的巨额亏损而质疑杨元庆的工作能力。柳传志表示,这实际上是联想为了顺利完成并购后的文化磨合,所采取的迂回战术。
 
  他介绍,联想当时希望将在国内战胜戴尔的双模式推行到世界上去,但是担心合并后第一年的业绩压力会迫使中国管理者退出,因此才决定由杨元庆出任集团董事长,负责CEO工作的批准。公司的实际管理和执行等CEO职责由原IBM高管担任。
 
        在卖的过程中,他每年一度有一个展览,咱们国家的电子部的计算机处的官员到那儿去看展览的时候,那时候,今天在美国,在拉斯维加斯里到处看哪儿都有中国人,而且还甚至有中国字,那时候根本就没有,全是老外。在一个很边远的地方看见,竟然有中国人说话,说的还是北京话,但是摊位写的是香港联想公司,原来一打听就是我们,说,哦,你们是在香港生产?对,卖得出去吗?我告诉他,卖得出去,当时一年大概卖两千多块板子,就认为很多了,他听了很高兴,回国以后,就给了我们批文。就这样,联想在国内才有了生产的基地,才开始有联想电脑,就得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但是实际上,我告诉大家,做电脑板卡的这个过程,从卖不出去到卖得出去,一直三四年全是赔钱的,因为我们根本什么都不懂,怎么做企业都需要摸索。拿什么贴呢?就是拿做AST代理贴的钱。
 
  今天在座的我相信让大家举手,几乎没有谁听说过一个叫AST的公司,这个AST有人听说过吗?请举手。好,很遗憾,连前排的都不知道了,AST是美国一个很小的电脑公司,A是叫艾尔波特王是香港人,S是个巴基斯坦人,叫什么我忘了。T是叫TOM,TOM也是个香港人,三个人在美国建的一个电脑公司,我就是在选择哪家公司能够让我们做总代理的时候,选择了AST,因为在当时的中国,像康柏是个大公司,IBM多数客户是不知道的,你如果真的能了解他的性能,跟那个性能差不多,服务能跟得上的话,你就能把这个电脑推开,AST居然在中国由于有北京联想支撑着,那边又有香港联想,竟然在中国成为了第一大品牌,就是在我们联想品牌没出来以前,我们通过这个确实积累了不少资金,拿这个钱一直赔着,一直贴着把联想自己的品牌扶起来。
 
  所以说志存高远,必须得脚踏实地,就是你要没有做AST,这里边有很多很多的辛苦,赔过很多钱,这就不多说了,但是得告诉大家,达到一个高远的目标,你得从底下,你得有办法,我们就是那么做起来的。
 
  当时的困难,我说两条,第一、我当时遇到最大的困难实际是我们国家当时还是计划经济的体制法规,但是我们要走的呢,是一条市场经济的路,这里边的碰撞包含了政策风险,什么叫政策风险?刚才我举了一个例子,我们想做自己品牌的电脑,但是国家不给你批文,如果你愣做了,那你就是犯法,这就是政策风险。
 
  像我们这样的企业,是拿不到国家批给的外汇指标的,国家给像电子部下属企业,外汇指标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两块五毛钱人民币就可以买到一个美元,就是给了比如一个企业有一百万美元的外汇指标,那就是拿250万人民币就可以买了,像我们没有的怎么样,那就要在所谓黑市上去讨买,那时候的定价大概是七块多钱,跟今天倒是差不多,七块多人民币,但是说你不违法就不违法,要真追究这也是违法。
 
  还有就是批文,这进口的他要批文,我们的批文都是买来的,因为有很多厂家,有了批文以后,电脑做的依然不好,反而是赔钱的,他宁愿把批文卖出去,这就是当时的体制跟要走道路的碰撞。1月10日上午消息,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兼名誉董事长柳传志昨晚在中国科学院大学出席“改革先锋进校园”主题宣讲活动。在演讲中,柳传志寄希望于中国科学院大学的学生能够成为“奔日子”的人,在志存高远的同时脚踏实地,推动国家和社会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