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想象力的商业版图则会通过合作的方式来探

2018-08-14 16:49

  今年6月,在中国运营了6年之久的印象笔记终于获得了Evernote的全部源代码及其他知识产权授权。不仅如此,印象笔记还完成了一项重大重组,成为一家由Evernote、红杉宽带跨境数字产业基金和中国管理团队三方均衡持股的合资公司。
 
  新公司由原Evernote中国区总经理唐毅管理,但如今,他更愿意称自己为印象笔记CEO。为了纠正人们的观念,唐毅还特地让员工在印象笔记新版本logo上加了一个折角,里面写着一个“新”。“我知道有些人可能会有强迫症,觉得这个折角挺别扭的,但我们还是希望大家能感知到——现在的印象笔记已经是一家独立运营的中国企业。”唐毅说。
 
  宝贵的源代码
 
  引入中方资本创立合资公司并不是印象笔记首创的方法,此前,领英也曾和红杉资本和宽带资本成立过合资公司。然而,拿到母公司产品的全部知识产权授权,印象笔记是第一个。
 
  没有知识产权,就意味着团队无法对代码进行任何改动,然而,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的用户需求千差万别,很多中国用户呼声很高的功能在海外可能并不流行,但总部却要平衡全球市场的需要。所以,纵使中国市场再特别,唐毅团队也只能按部就班的将需求上报总部,再由那边平衡是否排期。整个流程漫长而死板,根本无法做到对中国用户的需求及时响应。
 
  因此,被中国用户反复提及的Markdown编辑器、电脑端密码锁等需求也久久未能上线。
 
  但现在,在完成了全部重组和知识产权接收后,印象笔记承接了Evernote近千万行代码,并拥有了自主研发权,这使得团队终于能够及时地响应用户需求,实现产品功能本土化。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独立后印象笔记由董事会统一管理知识产权,整个董事会由三位成员组成,唐毅作为管理团队代表占据了一名,中国投资方占据了一名,Evernote则作为股东占据了最后一名。其管理的方式也非常直接,即一切以支持发展为核心目标,而这样的管理方式也让印象笔记的迭代速度变得更快。
 
  目前,新版本的印像笔记已经陆续上线了安卓、IOS、MAC和Windows四端,已有明确排期的功能包括Markdown编辑器、电脑端密码锁、Widget剪藏等。其中,带有Widget剪藏功能的iOS版已于8月1日上线苹果应用商店,而带有Markdown功能的Mac版,也将于本月正式公测。
 
  独立之后
 
  独立之后,在专注产品本身研发优化的同时,印象笔记也开始了新产品业务线的探索。
 
  新的产品线包括线下系列主题沙龙“大象识堂”、主打在线课程的“大象学院”、设计售卖文创周边的“大象好物”等等。
 
  在唐毅的构想里,未来印象笔记所有核心的业务都会冠以“印象”的名字,而周边业务则冠以“大象”,后者就像是前者的一个补充,但不会是未来业务的重点承载,“就像是在核心上加一个很酷的周边,仅此而已。”
 
  而其他承担着未来想象力的商业版图则会通过合作的方式来探索。
 
  在今年8月印象笔记六周年的活动上,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在会上透露,会择机发布和印象笔记的巨大合作。唐毅也在采访时透露,正在和微信谈合作,微信生态和小程序将是印象笔记重要布局的部分。
 
  谈及选择合作伙伴的标准,唐毅表示,“只要是用户愿意去处理信息和知识的平台,印象笔记都愿意去尝试。”
 
  而团队也在有意识地保留那些Evernote留下的让用户喜欢的东西,采访中唐毅明确表示:“你喜欢的我们都不会变,因为那也是我喜欢的,我作为创业者也好、CEO也好,设计感是底线,是我们对用户的尊重,不强迫、自然、有要求,这些我们会一直坚持。”
 
  最复杂的谈判
 
  事实上,印象笔记的独立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唐毅最早是在2016年初步产生独立念头,而彼时,Evernote也刚好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
 
  2015下半年,Evernote经历了一次严重的高层震荡,多名VP和CMO离职,不久后,公司还关闭了台湾、新加坡和莫斯科等地的办公司,裁员人数一度达员工总数的13%,这也使得这家公司在2015年被媒体称为第一个濒临死亡的硅谷“独角兽”。
 
  唐毅就是在那次高层震荡期加入Evernote,成为其中国区总经理。然而,入职不到1年,唐毅就已经看出中国区话语权缺失造成的衰败之相,再加上中国市场的爆发性增长,也使Evernote新晋管理层对中国区域的关注度日益提升。
 
  种种因素相加,2016年10月,一个有关推进印象笔记独立的专项项目成立了,该项目的谈判主体主要是Evernote与希望促成这件事情的中国资方。
 
  为了理清实际控制权、知识产权及各方出资等复杂问题,谈判焦灼了整整32个月。最终的结果是,由Evernote全球、印象笔记管理层以及投资方红杉宽带跨境数字产业基金三方均衡持股,且由中方控股。
 
  在这个最终方案的背后,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和中国宽带产业基金董事长田溯宁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正是由于他们一开始就达成的方案共识和双方出色的谈判技巧,才使得这个不可能的任务达成。而唐毅,作为Evernote和中国资方之间的中间人,也成功的完成了他的使命,并使自己成为了印象笔记最后的掌舵者。
 
  反向收购?
 
  印象笔记有可能在未来反向收购Evernote吗?唐毅没有正面回答,但他也表示,任何有业务意义的事情都没法排除可能性。而印象笔记的“贵人”,红杉宽带数字基金合伙人徐全利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件事情将很可能在近几年发生,毕竟,“这就是中国市场的潜力。”
 
  这也意味着,原来“外来和尚”将中国单纯当作一个营销市场的时代过去了。接下来,这些硅谷公司应该思考的是,有没有勇气在这个复杂的外部市场来一次源于内部的二次创业。
 
  去年6月,领英前任中国总裁沈博阳离职,他在离职信中写道:“跨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举步维艰,在一家成熟的跨国公司内部创业开创一个新的模式更是难上加难。”
 
  这一点唐毅深有同感,“没有知识产权和独立决策权的本土化都是伪命题。”在他看来,只有这种由中方控股的合资架构,才能保证中方真正拥有财务、人事、产品等方面的独立决策权。
 
  然而,即使拥有了决策权,印象笔记也仅是做到了和自己的中国友商们站在一个赛道。接下来的商业竞争,对这家重生的公司依然严峻。